1409-3里長  
本內容刊登於巨報1409期三版 103/9/23~103/9/29


菜鳥里長日記:垂楊大橋

文/蔡坤龍
黃昏的時候,我喜歡站在垂楊路邊往西望去,因為路面寬,障礙物少,夕陽看得非常清楚,有時甚至會眷戀著它一寸寸沒入遠方的角落,喚起七彩的晚霞以及緩緩拉開的夜幕,這是嘉義人特有的福利。

這條路曾經楊柳依依,是嘉義市東西向的主要道路之一,可惜過去數十年,馬路被鐵道攔腰斬斷,年少的我們,對於「垂楊路尾」這個名稱,總是抱著好奇又驚疑的心情,那裡彷彿有個沒說完的美麗故事。

有一天,與同伴來到傳說中的「垂楊路尾」,一條寬寬的道路,走到路底,突然沒有了,阻斷通行的柵欄就是我們旅遊地圖的邊界。柵欄內是鐵道,鐵道的另外一側是陌生的國度,聽說那裡叫「番仔溝」,要過去,必須走別的路,垂楊路的美麗只到這裡為止,年少心靈裡,悵然而迷惑,這故事的結局到底是什麼?

幾十年下來,垂楊路尾彷彿是個永遠的遺憾,車輛不能通行,偶爾人們在馬路上辦活動,熱鬧滾滾,但活動辦完後,又恢復一片沈寂,感覺上,好像身體裡有一條經脈斷了,氣血不通,渾身不自在。

當年一起到垂楊路尾探險的同伴早已各奔前程,只剩下我守候著這條斷了經脈的道路,守候著,也期待著,相信夜再怎麼黑,天空終究有翻魚肚白的時刻。在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的共同努力下,民國103年9月13日,垂楊大橋終於通車。典禮後,隨著眾人跨上這條夢想中的大橋,雖然頭上是暑熱未消的秋陽,但我好像聞到了春天的氣息!

打通任督二脈,全身舒暢自在,我看到了嘉義人的笑容。傍晚,當垂楊路的夕陽沈入地平線,拉起了嶄新的夜幕,我騎機車上了大橋,幾乎是用飛翔的姿態越過了垂楊路尾、越過了鐵道、越過了番仔溝,順橋而下,來到中興路口,再往下便是高鐵大道的起點。

沿著原路折返回家,我看到一對父母帶著兩個小孩騎腳踏車越過大橋,全家辛苦爬坡,順暢下行,讓清涼的晚風吹去身上的汗水,一起體會「同甘共苦」的親情真諦。想著,這座我們期盼了數十年的垂楊大橋,不也是嘉義人同甘共苦打造出來的珍貴建設嗎?

大約是妻子煮熟一盤水餃的時間,我已經從鳳梨會社的家裡出發,騎到中興路口又折返回家,這是過去不可能發生的事。廚房裡香噴噴的水餃氣味就像我完成大橋之旅後的心情,愉悅舒暢。咬了一口水餃,我恍然大悟,原來那年少時未完故事的結局,就是這座彩虹般美麗的垂楊大橋。

更多在地生活資訊/求職求才/租屋跳蚤/旅遊美食,
請速洽嘉義在地報~巨報網站:www.GBO.com.tw

arrow
arrow
    文章標籤
    嘉義 巨報 菜鳥里長日記
    全站熱搜

    巨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