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內容刊登於巨報769期二版 94/10/27~10/28


小時候胖不是胖?小時候怪就是怪! 
文/叮噹妹
 每當向老媽問起我小時候的事情,她總是皺起眉頭、語帶抱怨的說:「妳這個囝仔有夠奇怪!」我才曉得,原來怪人也不完全是後天養成的,那究竟怎麼個怪法呢?
 據老媽的說辭,我3、4個月以前都在睡覺,除了餓了要喝、濕了要換,其餘的時間既不哭也不鬧,看不到人也不會驚慌失措,反而自得其樂的玩手指或是東張西望,玩膩了也就繼續睡,她沒看過小孩子這麼好帶,只要一直讓我睡、保持在聽得見我哭聲的距離就成了。
 看到這邊你大概會以為我是個文靜的小女孩,大錯特錯!其實好動的因子已經開始在我血液裡流竄著,通常小孩子的頭型都要靠大人來調整,才不會單睡一邊頭扁扁,但我在還不會翻身的時候,就已經會自己把頭轉來轉去,頭型也就比較圓滑,想不到好動也可以矇到一項好處呢!
 接下來老媽就曉得我不是個簡單的小傢伙,4、5個月大還不會爬卻愛動個不停,見到什麼都想去抓,根本沒有人抱得住我,也沒有人敢抱,大人們都怕我會掙脫手臂掉落地面,乾脆把我放在學步車上,讓我自個兒碰過來、跳過去,我聽了覺得很不可思議,連大人都抱不住,原來我小時候是一尾滑不溜丟的鰻魚啊!
 等到會跑會跳,更不安分的開始往高處攀爬,同年紀的小孩上不去的沙發,我三兩下就能爬上去坐著,而且總是呈現頭上腳下的姿態,或是再往窗台上爬,難免也有掉下來的時候,因此圓滑的頭型還是被我撞得東一個凹、西一個凸,到醫院去縫傷口更不是稀奇的事情,眉心一小塊疤痕就是某次從高處跌落的時候,被收音機的天線刺傷的;還不只是爬高,有一次甚至往機車的排氣管下鑽過去,整個背部燙傷好大一塊,幸虧現在已經不留痕跡了,不然聽到這些童年往事,我大概也笑不出來了吧!
 最近盛產水柿,老媽說我也曾探過浸水柿的石灰水缸,整個人倒栽蔥的翻進缸裡,她連忙把我拉出來帶去醫院洗眼睛‧‧‧,聽這些不復記憶卻關於自己的趣事,宛如看喜劇電影一般讓我笑得好開懷,你不妨也向家人們打探一下,你小時候究竟是什麼德性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巨報 的頭像
巨報

嘉義在地報~巨報部落格

巨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